欢迎光临1分快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1副本.jpg
您的位置:1分快3 > 真相

著名学者蒋菊生受贿获刑:当院长竟成人生转折点

2019/9/11 20:23:05     来源:南宫日报

失去自由的蒋菊生和他的忏悔录

  2015年5月,时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兼海南省农垦科学院保亭试验站(保亭热作所)负责人、博士生导师的蒋菊生,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带走,一时成为琼岛热门话题。该案经保亭县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保亭县法院于2016年6月30日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蒋菊生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感知风向以退为进

  2013年春节刚过,海南省检察机关针对海南省农垦系统发生的系列腐败案展开专项行动。保亭县检察院在初查某农场工作人员受贿案的过程中,涉嫌行贿的工程队老板向办案人员坦言曾给农场领导送过钱,讲述经过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经过办案人员反复追问,该老板才艰难地开口,说也曾给蒋菊生送过钱。

  蒋菊生可不是一般人,保亭县检察院立即向上级机关作了汇报,上级机关指示该院展开初查。就在检察机关紧锣密鼓展开工作的同时,精明过人的蒋菊生已经感知到不利于己的风向。之前一位姓符的工程队老板被检察机关询问,消息传来他便坐立不安:尽管这些老板送钱时都说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话,但出了事,为了自保难免会出卖自己。

  自打收受了他人的不义之财,蒋菊生的日子就很不好过,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成天提心吊胆。如今他思前想后,痛苦地作出决定:与其坐等被查,不如先洗清自己,或许还能图到一个“从轻发落”。

  2015年4月30日,蒋菊生驱车来到海口,将9万元现金退给符老板,苦笑着说:“切记做人要厚道,无论今后什么人来调查你,你那张嘴要严实点,千万不可害人。”符老板赶紧表态:“蒋院长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蒋菊生以为,只要符老板不说,检察院就难下定论。紧接着,他又将16万元存入海南省纪委廉政账户,以便将来有个拒收贿款的说辞。2015年5月10日,他到海南省纪委投案。从退款到投案,一系列行动让蒋菊生略感安心,但这不过是他自作聪明,一厢情愿而已。

  心存侥幸有所保留

  2015年5月4日,保亭县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蒋菊生立案侦查。

  第一次提审,办案人员单刀直入地问:“你把收受工程队符老板9万元的经过说一说。”“我是收了符老板的9万元,可后来我知道这样做违纪违法,早已退给他了,难道这也算受贿?”蒋菊生嘴上强硬,心里却开始打鼓:看来是符老板把我卖了,检察院已掌握了证据,不然怎么会先问这件事。

  “你2012年初收受这9万元,2015年5月才退还,这不符合收受贿赂及时退回的规定条件。而且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绝不是只有这一次受贿。希望你认清形势,别耍小聪明。彻底交代问题,也是为你自己争取机会。”办案人员这番话说得蒋菊生哑口无言,挣扎片刻后,终于开始交代受贿事实:

  “2010年11月,我担任保亭试验站站长,符老板通过挂靠吉林宇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了试验站的部分危房改造工程。为顺利拿到工程进度款,他在2012年初、2013年初分两次送给我9万元,案发前我已经退给他了。

  “在担任海南省农垦中心测试站站长时,我同意将测试站招待所装修工程交给肖武忠承包。事后肖武忠分两次送给我6万元。

  “2013年3月,庄学文通过挂靠海南中联建筑工程公司承包了保亭热作所的饮水工程项目。2013年10月初的一天,他在海口市城西路一个茶艺馆送给我现金16万元。后来我想这钱不该拿,就上缴到省纪委的廉政账户了。

  “担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时,我同意由庄建忠承包文昌试验站的职工保障性住房工程。项目建设过程中,我为庄建忠申请拨付进度款提供了便利,后来他托关系人转交给我5万元港币。”

  蒋菊生一口气交代了4起收受贿款的经过,其中两起是检察机关已经掌握的。他很清楚,交代越多罪过越大,判刑越重,不如走一步看一步,试探一下检察院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我的问题就是这些,想到的都说了。”蒋菊生说。

  坐镇指挥的反贪局局长看出蒋菊生避重就轻的侥幸心理,及时提点他:“你说想到的都说了,那是不是还有没想到的?交代问题一定要彻底,别想着留有余地。毕竟你自己主动交代和我们查出来,性质是不同的。”

  蒋菊生又开始不安起来,闹不清检察院是一切尽在掌握,还是故弄玄虚。办案人员适时再作推动,“你别忘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古话,你的所作所为不可能天衣无缝的。”也许曾经信誓旦旦的“朋友”早把自己出卖了,想到这,蒋菊生终于下了全部交代问题的决心。

  “2010年1月初,吴贵源通过挂靠乐东县建筑工程公司,承建了保亭试验站两栋职工住宅楼工程。2010年1月下旬的一天,他在海口康年皇冠酒店送给我10万元现金。大概过了3个月,他又送给我20万元现金……”

  蒋菊生对自己每次收受贿赂的行为都铭记在心,办案人员根据其供述,对每一笔受贿事实、受贿行为的每一个细节都反复多次讯问,确认蒋菊生没有记忆上的错误。这样一个交代罪行的过程,也使蒋菊生良心受到触动,对其所犯罪行表示悔罪,随后动员家属退回了10万元赃款。

  取得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只是侦查工作的第一步,获取并固定相关行贿人的外围证据,形成完整证据链条才是保证全案成功的关键。这些行贿人都是生意人,对检察机关的调查大都抱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极力想摆脱与蒋菊生的关系。对此,办案人员针对其心理特点和种种顾虑,从国家法律讲到公民义务,循循善诱,入情入理,终于叩开了他们的心扉。

  随着侦查取证、固证、核证工作的顺利进行,行贿人及证人陆续到案,蒋菊生受贿案的所有人证、物证、书证全部获取。经查,蒋菊生在担任海南省农垦科学院院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98万元,港币5万元。

  庭审悔过痛切自责

  2015年8月27日,保亭县检察院就该案向法院提起公诉。同年11 月11日,保亭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座无虚席,闻讯赶来的海南农垦系统工作人员及蒋菊生亲朋好友数百人旁听了庭审。

  在检察机关全面确凿的证据面前,蒋菊生对自己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当庭忏悔道:“双手被冰凉的手铐锁住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从此已失去自由,也才真正体会到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含义。这一失足,没了自由,毁了原本美好的前程,也伤透了亲人的心。这种痛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想起过去的事,我心里阵阵发痛;想起熟悉的人,特别是培养自己、厚爱自己的师长,我感到无地自容。在被审查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自责:为什么不遵守党纪国法?为什么不慎交朋友?为什么不拒绝不义之财?为什么不珍惜幸福的家庭?无数个为什么,都是自己可以把握的,但却偏偏没有把握住……”

  庭审中,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案发前及时退还收取符某的9万元不应计入受贿数额的意见。公诉人指出,被告人蒋菊生于2012年初收受符某财物时,明知其性质为贿款却并无拒贿、拒收的意思表示,可以认定蒋菊生具有受贿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收受了财物,已构成受贿罪既遂。收受与退还之间隔了两年多,被告人蒋菊生的行为明显不属于受贿后及时退还,该款项应列入受贿犯罪数额。法庭采纳了公诉人的意见。

  接着,辩护人又提出被告人蒋菊生具有自首情节并积极退赃,建议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法庭经审理认为,蒋菊生于2015年5月1日到海南省纪委投案,保亭县检察院于2015年5月4日对蒋菊生立案侦查;案件侦查期间,被告人蒋菊生还交代了检察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今年6月30日,保亭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蒋菊生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蒋菊生表示服判不上诉。他对办案检察官说:“刑满释放后我会重新做人,争取发挥自己的学术专长,报效社会。”

  忏悔笔记几多思索

  蒋菊生从一个正处级领导干部、高级知识分子堕落为人民的罪人,这巨大的落差不仅应促其本人反思,对所有党员领导干部都是一个警示。犯罪带来的恶果不但毁了前程,还给家人平添痛苦,蒋菊生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批准逮捕后,对这些深有体会,写下了厚厚一沓忏悔笔记。

  蒋菊生出生在湖南省祁阳县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父母目不识丁,但勤劳善良,严格要求子女,教育他们要从小好好读书,将来努力跳出“农门”。蒋菊生从小学到高中,基本上是半工半读,上午是读书娃,下午是放牛郎,晚上在煤油灯下做作业。他发奋苦读,品学兼优,于1978年7月参加全国高考,被中南林学院录取。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林业部中南林业规划院工作。

  1992年7月,蒋菊生因工作需要被调到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橡胶所工作,担任副所长、所长等职。通过在职刻苦攻读,他先后取得华南热带农业大学、中国科学院的硕士、博士学位。其间,蒋菊生主持和参与了多项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有20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国家、省部级奖项,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40多名,出版了三部专著。

  2005年7月,蒋菊生调入农垦系统,在海南天然橡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助理、总农艺师等职。2009年3月,海南省农垦科学院组建,蒋菊生担任院长。事后看来,这竟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不注重对党纪国法的学习,放弃自我道德品性的修炼,而在“一把手”位置上,人性弱点和物质欲望都被放大了,使得骄气、霸气、躁气在蒋菊生身上逐渐显现。于是,不该吃的吃了,不能收的收了,生活日益腐化。

  一部忏悔笔记,蒋菊生回顾了贪欲和邪念侵入自己心灵深处的过程。可惜人生路,已不能回头再走。(江舟 姜宾)


相关阅读:
西红柿新书沧元图 http://www.kanshu8.net/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1分快3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03]0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056号
主管单位:南宫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南宫日报社 
Copyright © 2003-2014 1分快3 All rights reserved